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三甲医院院长说: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做不好医疗?

时间:2021-03-01 17:04 │ 来源:医药云端工作室 │ 阅读:1041

近年来随着国家相关部委对互联网+医疗健康事业发展的支持,一大批互联网企业跃跃欲试加入医疗这个千亿级市场的角逐中。


他们有的与个体医生单线联系,开通线上问诊功能;有的与医院接触,承接医院自助服务场景的建设;还有的自行申请互联网医院牌照,试图成为一家真正的医院。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党委书记瞿介明曾在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举办的“安泰交响”高峰论坛活动现场上大致分析了目前互联网医院建设的“现状”,并向那些有志于或者已经在互联网医院领域布局的互联网公司喊话——你们看懂病人的需求在哪里没?


“百度、阿里、腾讯都进军互联网医院了,在欧洲、美国,大健康产业的产值大约能占到整体经济总量、财富总量的60%。谁不进入大健康产业,肯定就会落伍。”瞿介明说,我国从2015年开始为互联网健康产业的成型出台了很多配套政策和文件,“但允许互联网医院开展工作,这是一个比较虚的说法,你说开展什么工作?不知道。常见病、慢性病的常见处方可以开,但它只能开个处方告诉你用什么药,后面就管不了你了,如果这样,互联网医疗能做好吗?肯定不行。”

瞿介明说,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互联网医疗又火了一把。很多没法去医院现场问诊的病人,转战互联网。他们可能花上几十元甚至几百元,就可以与专家进行线上沟通。这一过程中,病人方便,专家也方便。但同时,其中的问题也显而易见——专家开了药,病人还得自己想办法去买药;专家没法在线开具检查单,病人没法做必要的科学检查。


他透露,曾有一家互联网巨头的健康版块负责人与他联系,想要开一个专家咨询会,谈谈为什么他们互联网医院做不好。但被他拒绝了,“我发现,互联网公司做的很多工作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他没有考虑病人到底需要什么,没有考虑线下实体医院需要什么。如果你不能了解这两种需求,你没法做互联网医院。”


记者注意到,今年4月,瞿介明所在的瑞金医院正式开通了互联网医院平台,通过该平台,病人可以在线复诊开药,还能开化验检查单。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线上开药、线下配送”“线上开单,线下检查”等医疗服务。


“我接诊的第一位线上患者是一位60多岁的高血压患者,主要是复诊调整药物。”瑞金医院高血压科的洪墨纳认为,新的平台大大方便了慢病患者,医生也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时间为患者解决实际问题,“比如我就是查房之余在病区完成的线上诊疗。”


不仅可以线上复诊、咨询、开药、付费,药品配送到家,瑞金医院互联网医院还能在线开具检查并完成预约。目前首批提供在线诊疗服务的临床科室包括高血压科、肾脏内科、神经内科、皮肤科、泌尿外科、乳腺外科及烧伤整形科,医院将为在2个月内有线下就医记录的常见病和慢性病患者,实现在线复诊服务。开诊首日,即有患者成功预约“在线门诊”并顺利完成诊疗和配药。


瞿介明注意到,当前很多公司都在进入大健康领域,有做医疗服务的、有做药的、有做保险的,还有做科技系统的,“能不能把这些公司都串起来?不是做药的就只能盯着做药,做技术的就盯着做技术。”


他认为,大健康产业链应该完全按照需求来提供供给,“从需求方出发把相关的各方串起来,串在链上、平台上。”他说,传统医疗领域有很多“痛点”,现有线上医院也有自身的问题,如何把线上医疗和传统医院之间有机链接,把商保和医保有机链接,才能找到出路。


尤其对大部分医生而言,他们不是“社会人”,而是“单位人”,在大型三甲医院门诊看病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让医生走上互联网平台问诊,本身就不是“医院的需求”,“大型医院目前面临的挑战是人满为患,还有怎样的医疗服务模式才能提高效率。”


瞿介明认为,“互联网+医疗”绝不仅仅等同于“电子网络”,行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能把它简化,“要用互联网的信息技术来进行整个医疗健康社会资源的重新的优化和整合,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突破,互联网+医院+医生这样的模式是我认为比较好的未来发展方向。所以我们希望构建这样一个平台——支付方、服务方、需求方全都找到自己的站位,这才是一个理想状态。”


他说,瑞金医院的小目标是,在比较近的未来把门诊就医的场景搬到互联网上,实现30%~50%的门诊在网上,远期目标是60%~70%的医疗行为在网上进行,剩下的则必须在线下实体完成。


评论区